生母与继父离婚后,继父拒绝搬离,遂引发诉讼。
近日,随着上诉期的过去,海安市人民法院审结了这起排除妨碍纠纷案,判令王某搬离高某的房屋。



基本案情


高某为案涉房屋所有权人。高某之母陈某与王某均系丧偶,二人于2003年5月领取结婚证。婚后,王某带着儿子王某某至陈某家即高某所有的房屋中生活。
2015年4月起至2018年期间,陈某多次向海安法院起诉,要求与王某离婚。
2018年11月,法院判决陈某与王某离婚,婚后共同财产房屋一间,由陈某居住使用,王某婚前的房屋由王某居住使用,陈某一次性给付王某经济补偿100000元。
法院民事判决书生效后,王某并未按判决内容搬离案涉房屋。高某认为其系案涉房屋的所有权人,王某拒绝搬离案涉房屋侵犯其所有权,遂诉至法院,要求王某停止住进其房屋等有害其房屋所有权的行为。
庭审中,王某辩称:现在确实居住在案涉房屋内,但如果高某要求我搬出房屋,我将无处可居;对案涉房屋,我是有贡献的,应有居住权,同时我对高某上学及生活开支都有巨大的付出,离婚仅补偿100000元,我不能接受。



法院判决

海安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首先,根据原告高某提供的房屋所有权证,可以认定案涉房屋的所有权人确系原告。根据我国民法规定,所有权具有绝对性、排他性和永久性,而居住权可因所有、婚姻、租赁等多种原因形成,当特定的法律关系解除时,占有人应否搬离原居住的房屋应综合考虑所有权、婚姻关系等诸多因素,以合理确定法律处置方向。本案中,案涉房屋系原告高某所有,被告王某与原告高某之母陈某婚后居住于案涉房屋内,高某及王某之子王某某亦居住其内。现陈某与被告王某的婚姻关系已经解除,王某之子王某某成家立业,王某居住于案涉房屋的基础关系已消失,原告高某基于所有权,有权请求排除妨害,要求被告王某搬离其所有的案涉房屋。
其次,我国婚姻法解释(一)第二十七条规定:婚姻法第四十二条所称的一方生活困难,是指依靠个人财产和离婚时分得的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一方离婚后没有住处的,属于生活困难。离婚时,一方以个人财产中的住房对生活困难者进行帮助的形式,可以是房屋的居住权或房屋的所有权。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该条立法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无固定生活来源亦无其他居住条件的一方,保护其基本的生活权益。本案中,根据既判法律文书查明的事实,被告王某同时耕种其自己名下及陈某名下的承包地,具有一定的收入,且其平时外出务工的收入亦由其自己管理,本院另酌定陈某一次性给予王某经济补偿100000元,因此被告王某并不属于无固定生活来源的情形,同时其在本地有居住房屋,亦不属于无其他居住条件的情形。
第三,原审法院民事判决书已经生效,具有既判力,无论是当事人还是法院均不得进行违反该判决的活动。法院判决书已经明确案涉房屋由陈某居住使用,位于另一处的房屋由被告王某居住使用,被告王某应遵照执行。综上,根据相关规定作出前述判决。
法官提醒,法律中特定情况下保留居住权是为了保护无固定生活来源亦无其他居住条件者的基本生活权益,实现居者有其屋,其适用有严格的条件限制,不应成为侵犯他人权利的借口。

来源:海安市人民法院  审管办